招生简章| 在线报名您好,欢迎来到太平洋优秀作文培训网站 !

招生热线 全国招生热线:020-88334578
132-32229982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招生计划 > 欧博作文 >

一位兴平医生的故事,让人感动

责任编辑:网络编辑部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7-03   点击数:
我家里有年迈的公公婆婆,行动不便,需要人经常操心照顾。还有个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,也需要母爱的呵护和关怀。丈夫上班每天和我一样都是昏天黑地的忙,回到家已是困乏至极。可即便是这样,丈夫还是每天拖着疲惫帮我做家务。有时候,我回来的晚,婆婆拄着拐杖替我烧好了饭,摆齐饭菜一直等着我。有好几次,小女儿等的时间太久都爬在餐桌上睡着了。可我的婆婆,丈夫和小女儿从来都没有怨言,每每看到此情此景,感动得我这个不称职的媳妇母亲热泪盈眶。为了我的事业,家人们给了我最大的体贴和最强有力的支持。
 
自去年冠状疫情开始蔓延,朱院长一声令下,我和我的同事们更是义不容辞,坚守在抗疫第一线。那段时间,我的精神快要崩溃了,常常是天不明就赶到医院,伴着星光回家,倒下头就呼呼进入梦乡。我不知道这一天天我的家人们是怎样熬的,模模糊糊只听见婆婆说,你看媳妇上班累的,医院这些天肯定忙,咱得给娃帮点忙,让娃多休息一哈(下),好有足够的精神给大家看病。
 
 
第二天闹铃吵醒我的时候,房间飘进诱人的饭菜香,门缝里可以看见婆婆弯腰端着盘子,吃力地挪动着,泪水便在我眼眶打着转转,我出了卧室急走几步,接过婆婆手中的盘子。丈夫也不知道啥时候起的床,正在拖着地板。我敢紧冲进洗手间,扭开水龙头,拿起毛巾捂住脸,任凭泪水如这扭开的水龙头一样,哗哗地流淌。
 
当我七点多赶到北什字社区综合医院,朱院长,李院长已经开始忙碌着。我问候两位院长的时候,两位领导都冲我笑笑,我瞬间就有了十足的力量,大踏步走进自己的工作间,把状态调整到最好,以饱满的热情准备迎接每一位患者。
 
其间医院接收了一位双脚溃烂双目失明的智障患者——李麦香,李麦香的冻脚因疫情没能及时就医,延误了治疗,致使双脚有一半都发黑坏死。抬进病房时,整个楼道都奇臭难闻,尽管我们还戴着口罩。可朱院长一直推着李麦香进了病房,仔细给李麦香查验伤情,并和外科的医生们讨论治疗方案。李麦香双脚的恶臭,似乎丝毫也没影响到朱院长,他还是大声说话,来回在病房间走动。连白发的朱院长都是那么镇定自若,我们当医生的还有什么说的,我们敢紧跟着朱院长做好手术前的所有工作。忙起来,似乎也闻不到恶臭了,心中只有救人的念头,因为我们跟着朱院长就有了信心。
 
花园里一颗小草不经意间折断了,细心的园丁给它用木棍扶正,施肥、浇水、松土。小草又和伙伴们一样开花结果,绿染着大地,给万物以生命的信号。这是自然生命的力量,是大地赋予的恩赐。朱院长和我们正是做着这样一份工作。
 
朱院长的外科手术在紧张中进行着,六个多小时啊,朱院长硬是坚持了下来,要知道他也是位老人,是需要人照顾的。我和医护人员又紧锣密鼓地配合跟踪治疗呵护,加上朱院长吩咐的特殊饭菜亲情服务。使李麦香伤病好的很快,伤口愈合完好。三个月的治疗期,李麦香把医院当成了家,以至于病好了,却怎么也舍不得离开医院,离开日夜陪伴治疗的朱院长和我们医护人员。说实话,我们也有些舍不得,李麦香也和我们熟悉了,可病人总是要出院的。我和我的同事们在朱院长的号召下尽其所能捐款捐物,只是希望多少能帮到李麦香。
 
医院的工作依然繁忙,我和我的同事们仍然不离不弃奋战在治病救人的一线。过完年,新冠疫苗的研制成功,鼓舞了我和我的同事们,我们感谢祖国医疗技术的强大,感谢科研工作者的倾力攻关,使人民的健康得以保障。接下来,随着全国性的接种工作紧锣密鼓地开展,朱院长及时给我们开了动员会,大家从心理上行动上开始积极做着准备。
 
进入五月份到六月初,气温一天比一天高,我们女同志早早换上了夏装,男同志也不甘示弱直接成了短袖。北什字广场前来接种的群众排了整整两圈的长队伍,那阵势比八月二婆婆会都热闹,甚至有的人四点天未亮就来了。我六点钟就开始吃饭,婆婆听说我要赶早上班,五点就起来给我做早饭。吃着婆婆做的早饭,心里有很多感激的话想说,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我能说什么呢,为了我的工作,年迈的婆婆,想方设法给我减轻负担,自动承担了所有家务,这叫我做媳妇的真是无地自容,我只有好好工作,努力工作,以此来回报我年迈婆婆的辛苦,回报顾不上照看的家人们。
 
我穿过车水马龙的街区,挤进人满为患的早高峰公交车,来不及欣赏花团锦簇,绿荫萦绕的街区美景,在晨鸟的歌声中匆匆走进北什字社区综合医院。
 
朱院长手持话筒,不断给前来接种的群众讲解接种流程,李院长领着几个人维持秩序,大家伙都提前到了,各执其事。我敢紧换好工作服,进入接种室,开始一天的紧张工作。
 
坐在接种室,整个中午,我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。不停地抽取疫苗液体,再给受接种者消毒,注射。看似简单的操作流程,每天重复几十遍,几百遍,甚至上千遍,手和胳膊酸疼的都没地方搁。可看着源源不断进来的接种者,一个个急切的目光又迫使我咬牙坚持着。其间十二点刚过,鲁师傅就过来几次催着吃中午饭。接种室里外还是人员不断,群众大热天站在太阳底下排队,好不容易轮到接种了,咱有啥理由着急吃饭。坚持,坚持,再坚持。直到两点多了,我的手颤抖的历害,头晕脑胀的。朱院长才不得已暂停了接种工作,招呼大家敢紧吃饭。我不知道是怎样走进饭堂的,也不知道啥饭啥菜,就狼吞虎咽地扒了两碗饭,方才觉得平复了饥饿的难受,情绪稍有平稳。这个时候,吃饭也顾不上斯文了。抬头看看大家,都和我差不多,我暗自笑了。人啊,只有饿过了,吃啥都感觉香!
还没顾上喝口面汤,朱院长又迫不及待地招呼大家继续接种工作。是啊,群众都在外面等着,我们不能耽搁了,匆匆灌碗面汤,急不可待地又投入工作。
 
午后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,太阳毒毒的晒着,水泥地面烤得冒出丝丝热气,四处的物件上反射出刺眼的白光,就连碧绿的树叶也低垂着头,无精打采的样子。然而排队接种的群众依然站在阳光下,焦急的等待着。朱院长打电话叫来十几桶纯净水,一字排开,免费给大家供水,自己不顾年岁已高,站在高温中给群众发放纸杯子。汗水湿了他的后背,他浑然不知。我坐在有空调的接种室,听同事说着朱院长,只觉得心里暖暖的,疲惫瞬间消失得无踪无影。有这么好的院长,时刻用行动带领大家,只知道奉献,不计个人得失,我做为北什字社区综合医院的一名医生感到自豪,觉得也浑身平添了许多力量。
 
接种疫苗工作持续到晚上八点,朱院长和我们医护人员一直坚持着,尽管大家都很疲惫。一天的工作总算结束了,朱院长安排我们吃涮菜,可我只想倒头大睡,索性胡乱扒拉几口,就匆匆走出院门。院门外霓虹灯下,丈夫微笑着迎了上来。我急跑几步,扑进丈夫怀里任其把我紧紧拥抱。此刻,泪水已模糊了我的双眼。
 
我被丈夫扶着上了车,怕我睡着,他一路给我说着话。我们一起走到家门口,正要开门,对门家的门缝亮了光,出来了和我婆婆一般年岁的李阿姨,只听李阿姨说着,✘大夫,这么晚才回来,辛苦很,是这,把你前几天没织完的毛衣拿给我,我给你织,我有的是时间。我这才想起给丈夫织了一半的毛衣,放在床头十几天了。李阿姨这么说,这让我说啥好呢。开门,不好意思的拿了毛衣出来,愧疚地递给李阿姨。李阿姨热情的接过毛衣,看这娃还不好意思,你这一天天忙的,你忙的是大事,是关系民生的大事,我们这些老太太能给你们帮一把算一把,就权当给社会出一点点力吧。看着李阿姨笑呵呵接过毛衣,转身关门,我的眼睛不由湿润了。
 
婆婆的晚饭早摆在桌上,丈夫示意我洗手吃饭,小女儿唧唧喳喳说着学校的事,丈夫盛了饭,筷子递我手上。说实话,我太困了,不想吃饭,可又怎扫了大家的兴,更不能对不起这一桌饭菜。陪着笑脸总算吃完了饭,听着丈夫乒乒乓乓收拾碗筷,在小女儿的《春晓》声中,躺在床上的我很快进入了梦香……
接连一个月的接种工作,紧张,忙碌,吃饭又极无规律,加之在高温天气里,我的嗓子发了炎,说话声音明显嘶哑。中午吃饭时,发现同事有好几个人的声音也和我差不多,就连朱院长李院长的嗓子嘶哑程度比我还要历害些,尤其朱院长的双脚都肿成了面包。可朱院长带领大家还是义无反顾的坚持着,因为群众接种疫苗心切,不断地排着队等候,我们顾不上自己了。
 
就在六月三号下午,医院门外响了一阵急促的急救警笛声,接着吵杂的脚步声踏踏上了楼。接种室里外仍然是排队的群众,我一如既往地忙着打针,顾不上打听出了啥事。恍惚中,有人叫走了朱院长。门外只剩下李院长还在嘶哑着声音,维持着秩序。
 
直到晚上快九点的时候,我在医院门外等不来丈夫,心急如焚。正想着要不要搭个出租车回家,就见丈夫从医院楼上下来,脸色不太好看,急忙招呼我回家。我感觉有点不对头,问丈夫怎么回事。丈夫挤出来一点笑说没事,他刚才上二楼去了趟洗手间。我也是急着回家,没再多想。
 
这一夜相安无事,第二天早上吃完婆婆准备的早餐,我又急急忙忙出门上班了。当我换了工作服准备进入接种室,无意间瞥了眼望不着边的长队,似乎瞧见丈夫匆忙的身影,朱院长招呼我们快进入工作室,我再也没有多看,就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。
 
可中午吃饭时,有几个平时爱开玩笑的同事,却只吃饭,一句话都不说,还不时朝我看看。我甚感奇怪,想想瞥见丈夫的身影,愈发觉得有啥事情。于是,我开始胡思乱想,心烦意乱。朱院长似乎看到了我的不安,面对着大家:“这几天大家辛苦了,再加把劲,第一期工作就完成了,大家要打起精神,任何事情都不要想,医院会处理好所有事情的”。听了朱院长的话,我不知道朱院长会处理好啥事情,管它呢,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尽量平复心情,于是很快又把自己融入紧张的工作中。
 
四天过去了,接种疫苗的第一期工作总算完成了,我和同事们也终于可以放松了。下午六点下班了,我给丈夫打电话,想约一下一起去莽山水景公园散步,也和丈夫秀秀恩爱。不一会,丈夫又从医院楼梯道出来了,联想这几天丈夫的反常举动,我越是感觉事情有些蹊跷。丈夫经不住我的再三盘问,说了实情。原来四天前上了年纪的老公公不慎摔了一跤,导至小腿骨折,是婆婆给朱院长打的电话,朱院长亲自派车接来老公公,又亲自给老公公做的手术,还安排护工二十四小时照顾。为了不影响我的工作,朱院长和丈夫达成共识,暂不告诉我实情。因此才有了前几日丈夫的异样行动,说起来都是为了我的工作。撇下丈夫,二话不说,我飞奔上楼,推开病房门,老公公正躺在病床上,挂着吊瓶。霎时间,一声“爸”未喊出,我已泣不成声。
朱院长和丈夫啥时候进的病房,我丝毫没有察觉。丈夫和朱院长相继安慰着我,我的情绪慢慢平缓下来。老公公笑着说:“娃呀,跟着朱院长好好干,看得出,朱院长是个大大的好人!”朱院长也笑了,只要大家都没有怨言,喔就对咧!
 
医院门外,墨绿的树叶遮挡了热烈的阳光,一阵风吹来,沙沙响的叶片翩翩起舞,五颜六色的光便射向方方面面。树的叶春天发芽,夏天茂密,秋天染红了天,冬天又回归大地,茁壮了土壤,哺育着下一代。这树叶,无怨无悔,年复一年,只知道默默地奉献。而我,一名兴平市北什字社区综合医院的医生,也愿做这一枚树叶,给天地增添一抹生命的绿色!

☆ 招生计划




☆ 联系我们
联系我们

咨询热线:020-88334578

Q Q:218833276

Q Q:218833276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站段66中斜对面